福音天地


要改過自新

以弗所書
4:28 從前偷竊的、不要再偷.總要勞力、親手作正經事、就可有餘、分給那缺少的人。 (繼續閱讀…)


一次得救,就真的永遠得救嗎?

看到經文說:「你若口裡認耶穌為主,心裡信神叫他從死裡復活,就必得救。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9-10)我就認為口裡承認,心裡相信主耶穌,在主面前認罪悔改,一次得救就是永遠得救了,等主再來時,我就能進天國。這麼多年我一直堅信這個觀點是對的。

  後來我查閱經文,主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看到主耶穌並沒有說因信稱義就可以進天國,而是說只有遵行神的話語,才有資格進天國,這才知道我的看事觀點不合真理。但我又想:既然主耶穌作了我們的贖罪祭,我們就已經蒙恩得救了,怎麼還不能進天國呢?難道蒙恩得救不是永遠得救嗎?尋求中我想起約珥書2章32節說:「凡求告耶和華名的就必得救;」想到當初耶和華神借摩西頒布律法讓以色列百姓遵守,那時只要守住律法就不被定罪。但到了律法末期,因著人敗壞越來越深,以色列百姓都守不住律法,也沒有了足夠的贖罪祭為自己贖罪,他們將面臨被律法定罪、咒詛的危險。神憐憫人類,為了拯救人類脫離律法的定罪,神道成肉身以「主耶穌」這個名作了救贖的工作,以一個無罪的肉身被釘在十字架上,無償地把我們人類從律法下救贖回來,只要人能接受並求告主耶穌的名,罪就得到赦免,得救了。

  反覆揣摩中,我認識到:其實,在律法時代只要人守住耶和華的律法就必得救,到了恩典時代只要人信主耶穌就必得救。雖然都是得救,但這兩個時代的得救卻有所不同,我們不能用在律法時代的得救來衡量恩典時代的得救,或者把律法時代的得救說成是恩典時代的得救,實際上每當神作一步工作的時候,我們能跟上神作工的步伐,才能得救。仔細想想,信主耶穌蒙恩得救,其實僅僅是指罪得赦免,不被律法定罪、處死說的,並不代表就能遵行神的道脫離罪惡了,更不代表就能永遠得救了。這就好比一個小偷,屢次偷別人的東西被警察抓起來了,他的父母花重金把他贖了回來。可是他雖然被贖回來了,在法律上不定他什麼罪了,但他偷的本性是不是就沒有了呢?肯定不是。同樣,我們雖然信了主耶穌,蒙主救贖,罪得赦免,但我們的罪性仍在裡面,總是活在犯罪、認罪中,就像自己還能常常說謊犯罪,隨從肉體喜好,做事顯露自己,心裡還能與別人勾心鬥角,互相爭奪。尤其臨到試煉、災難時,還能發怨言埋怨主、論斷主,甚至還有背叛主的心思意念,根本就實行不出主的話,對主沒有真實的順服,甚至還常常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情形中不能自拔,主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奴僕不能永遠住在家裡,兒子是永遠住在家裡。」(約8:34-35)像我這樣常常犯罪怎麼能進天國呢?想到這裡我感到自己信神信得太糊塗了,為此我就常常呼求主引導我能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得救呢?

  一天,我從朋友給的一本屬靈書籍中看到這樣的話:「人犯罪能藉著贖罪祭而得著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脫去,使人的罪性能夠有所變化,對這個問題人沒法解決。人的罪是得著了赦免,這是因著神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舊活在老舊的撒但敗壞性情之中,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脫去,而且不再發展,使人的性情都能達到變化。這就需要讓人明白生命長進的路,讓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變化的途徑,而且讓人都按著這路去實行,達到人的性情逐漸變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讓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讓人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讓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人能完全從罪中出來,這樣,人才得著了完全的救恩。」「你信到一個地步能脫離肉體這些敗壞,不受肉體敗壞轄制,這不是得救了嗎?你活在撒但的權下你就不能彰顯神,你屬於污穢的東西,不能承受神的產業。你被潔淨之後、被成全以後是聖潔的人了,是一個正常的人了,你就蒙神祝福、蒙神喜悅。

  我明白了,主耶穌只是作了贖罪的工作,我們在神眼中只是不屬罪了,但我們犯罪的撒但性情還在肉體中扎根,我們的罪性沒有解決,還能常常犯罪,只有撒但的敗壞性情得到潔淨,從撒但權下解脫出來,脫離罪的捆綁,那才是徹底得救了,就如亞伯拉罕在試煉中能放下自己的利益與人意的摻雜,順服神的要求把獨生子獻上;約伯滿山的牛羊被強盜掠奪,兒女死去,自己滿身長瘡時,約伯還能敬畏神遠離惡,讚美耶和華神;再有恩典時代的彼得為神倒釘十字架,能達到愛神至極,順服至死……他們在試煉中沒有誤解埋怨神,也沒有自己的選擇與要求,能完全順服神的擺佈,真實地敬拜神,即使不合自己的觀念,都能背叛肉體不為自己的利益圖謀,這才是完全被神得著的人,才是真正蒙拯救的人。

  感謝神,使我終於明白了永遠得救是指脫離罪性得著潔淨說的,與一次得救赦免人的罪是有區別的。感謝神的開啟帶領,我願繼續尋求生命長進的路,能早一天達到性情變化,得著潔淨歸回到神面前。阿們!

                                                                                                                                                                  楊心



笨鳥媽媽的轉變

晚飯後,丈夫打開手機讓我看了一個笑話故事:「一個孩子因學習成績不好被家長罵作笨鳥,孩子不服氣地說:『世上有三種笨鳥,一種是先飛的,一種是嫌累不飛的。』家長問:『那第三種呢?』孩子說:『第三種最討厭,自己飛不起來,就在窩裡下個蛋,要下一代使勁飛。』」看完後,我和丈夫都大笑起來,短暫大笑後,我不由得想起往事。

      我成家後常常想起自己在上學期間沒好好學習,婚後只能做家庭主婦。再看看幾個要好的同學都上了大學找到了好工作,過著物質豐富的體面生活。只可惜時間不能倒轉,自己這輩子再也不能靠讀書出人頭地了,我就暗立心志把希望全寄託在了孩子身上。

      面對當今競爭激烈的社會,為了能讓孩子有個好前途,我把孩子的考試成績看得尤為重要。孩子的考試分數達不到預期的目標時,我就想通過各種渠道把孩子的學習成績提上去,例如:常常去學校與老師交流孩子學習上的問題;常常在教室外偷看他是否學習,如果發現他在玩,回家就教訓他一頓;天天問他今天老師講的什麼課,看他是否在上課時用心聽;他的同學來找他玩,我要先盤問一番,得他的同學都不敢來了;為了提高孩子的學習成績,我還省吃儉用花錢給他找輔導老師,還對他說只要好好學習,有個好成績,他要什麼買什麼,如果考試成績不好,就什麼也別想了……我的這些做法給兒子帶來了巨大壓力。

       有一次兒子實在忍不住了就頂撞我說:「你以後再去學校我就不上學了,你越逼著我學我越不學。」我生氣地說:「我這樣做還不都是為你好嗎?」兒子卻說:「我不需要你這樣的好,我要的是自由。」從此孩子與我的距離越來越遠……

        為此我感到困惑,兒子怎麼就不理解我的一片心呢?哪一個媽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後有個好的命運,能吃穿不愁、出人頭地呢?難道這也有錯嗎?

       一天我去表姐家,閒聊中我談起了自己的煩惱,表姐說:「孩子以後有什麼樣的命運咱們掌控不了,你這些年不是努力過了嗎?結果怎麼樣呢?能改變什麼呢?只能讓自己和孩子更加痛苦。人的命天注定,誰有什麼樣的命運神早就給命定好了,並不是靠知識、上個好大學就能改變的。」表姐的一番話讓我陷入沉思中:是啊,我做了這麼多,不僅沒有提高兒子的成績,反而讓兒子離我越來越遠,又想起我家鄰居的兒子上了三年大學,業後反而靠賣涼皮、賣西瓜為業,看來上了大學也不一定就能改變自己的命運啊。

       隨後,表姐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人自知這一輩子就這樣沒能耐沒出息了,再也沒有機會沒有希望出人頭地,只能認命了,所以就把自己所有的希望、把自己沒能實現的願望與理想都寄託在了下一代的身上,希望下一代能幫著實現自己的夢想,達成自己的心願,希望兒女能光宗耀祖,或者地位顯赫,或者能發大財,或者成為名人,總之,只要能飛黃騰達就好。人的計劃與想像倒是挺完美,不知人有多少子女、子女的長相、能耐等等都是父母不能說了算的,更何況子女的命運如何不更是父母不能掌控的嗎?人不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卻希望自己能改變下一代的命運;人無力擺脫自己的命運,卻想一手操縱兒女的命運,這豈不是不自量力嗎?豈不是人的愚昧無知嗎?」「人的悲哀不是人追求幸福人生,不是追求名利,不是人在迷霧中與命運抗爭,而是當人已經看見了造物主的存在,得知了造物主主宰人類命運的這一事實的時候,人仍然不能迷途知返,不能從泥潭中拔出雙腳,而是執迷不悟、心存剛硬,寧願繼續在泥潭中掙扎,頑固地與造物主的主宰較量、對抗到底,絲毫沒有悔改的態度,直到碰得頭破血流的時候,才選擇放棄,選擇回頭,這是人真正的悲哀。所以我說選擇順服的人是明智的人,而選擇掙脫的人則是愚頑的人。」(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看完神的話,我心裡多年的困惑就像一團烏雲漸漸散開了。又經過表姐交通對神話語的認識,我認識到自己能走上什麼樣的道路,有什麼樣的命運,原來都是造物主早已命定好的,由不得自己選擇。孩子能否有好的命運,也都在神的命定之中。回想當孩子達不到我心中理想的分數時,我就想通過各種方式去改變、主宰,到頭來不但無濟於事,而且越管孩子,他越叛逆,以前我還認為是孩子太不懂事不理解我的良苦用心,現在才知道都是自己的問題。自己要與命運抗爭,抗爭不過了就把這份痛苦施加給孩子,結果弄得母子之間形同陌路,彼此都活在痛苦中。現在想想自己不就是一個愚蠢的「笨鳥媽媽」嗎?

       從此,我信神了,並把孩子的命運交託在造物主手中,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不再去計劃孩子的未來,也不在學習上給他施加壓力了。一次我與兒子談心時,針對這些年給他帶來的壓力承認了錯誤,並承諾以後再也不強迫他按照自己的意願生活,臨到事一定與他商量達到共識再做。聽我說完,兒子眼睛濕潤著說:「媽媽,我已經不是小孩了,在學習上我會盡全力的,我知道該怎麼做。」兒子的一番話讓我感覺他彷彿一下子長大了。從此,兒子也不再像以前那樣與我爭吵了。

       當我不再給兒子壓力時,他在面臨中考時也能主動努力了,平時在學校裡遇到什麼事回來後也願意與我談心了。我也不再苛求他,即使成績沒考好,也不指責他,而是鼓勵他只要盡上全力就行。我不再注重兒子能不能考上好大學出人頭地,也不再持守「知識能夠改變命運」的錯謬觀點,而是利用更多的時間給他講一些關於信神的事情,也時常禱告把他的未來向神交託。我相信兒子將來能過上什麼生活與學習成績沒有絕對的關係,都在乎神的主宰命定。作為父母,自己有責任引導孩子好好信神敬拜神,孩子只有來到神的面前,追求真理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這才是人生正道。

                                                                                                                                                          小雪


神是如何兌現「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的?

每當我看到聖經中主耶穌咒詛法利賽人:『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太23:13)「人一切的罪和褻瀆的話,都可得赦免;惟獨褻瀆聖靈,總不得赦免。凡說話干犯人子的,還可得赦免;惟獨說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太12:31-32)這些話時,雖然知道法利賽人的所作所為觸犯了神的怒氣,讓神恨惡至極,向他們發出了這樣的咒詛。但是我心裡有個困惑:神對法利賽人是如此痛恨,為何聖經中沒有記載神是怎麼懲罰法利賽人的呢?神說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這句話到底是怎麼兌現的呢?我心裡對此一直困惑不解。

   前幾天,好久不見的一個好朋友送給我一本屬靈書籍,在這本書中我看到有對這方面問題的揭示,書中說道:「當人褻瀆神的時候就是人觸怒神的時候,神給出一個定論,這個定論就是神給出的一個結果。經文中這樣記述:(太12:31)『所以我告訴你們:人一切的罪和褻瀆的話,都可得赦免;惟獨褻瀆聖靈,總不得赦免。』與(太23:13)『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但是在主耶穌說完這些話之後,那些文士和法利賽人,還有那些說主耶穌癲狂的人,在聖經當中有沒有記載他們的結局是如何的呢?有沒有記載他們受到任何懲罰呢?肯定地說是沒有。這裡說『沒有』不是沒有記載,而是事實上就是沒有所謂的人肉眼能看得見的結局。這裡的『沒有』說明一個問題,說明神對處理一些事情的態度與原則。神對待褻瀆他的人、抵擋他的人,甚至一些毀謗他的人,對待有意攻擊、毀謗、謾罵他的人,他不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而是有明確的態度。他恨惡這些人,在心裡也定罪這些人,甚至公開宣布這些人的結局,讓人知道對於褻瀆他的人他有一個明確的態度,也讓人知道他將要怎樣定這些人的結局。……對待有些人的惡行神用事實臨及,就是未宣布罪行也未定結局而是直接用事實臨及讓人受到懲罰或者得到應有的報應。這些事實臨及懲罰的是人的肉體,都是人肉眼能看得見的。對待有一些人的惡行神只是用話語咒詛,同時神的怒氣臨到了他們,而他們所受的懲罰或許是人的肉眼看不到的,但這樣的結局甚至於比人看到的受懲罰、被擊殺的結局性質更嚴重。因為在神定意不拯救這樣的人、不再憐憫這樣的人、不再寬容這樣的人、不再給他們任何機會的情況下,對這些人神採取的一個態度是擱置。擱置的意思是什麼呢?這個詞本身的意思就是先擱在一邊,不搭理不理睬了。在神這裡擱置的意思有兩種解釋:第一種解釋就是把他的性命、把他的一切都交給撒但處理,神不再負責不再管理了,這個人或者癲、或者狂、或者傻、或者生、或者死、或者下地獄受懲罰都與神無關,這就意味著這個受造之物完全與造物主無關了;第二種解釋就是神定意要自己親手作一些事在這樣的人身上,有可能藉著這樣的人效力,有可能藉著這樣的人作襯托物,有可能對這樣的人有一種特殊的處理方式、特殊的對待方式,就像保羅一樣。這就是神心裡對這類人定意處理的原則與神的態度。所以人抵擋神、毀謗神、褻瀆神,如果觸怒了神的性情,觸到了神的底線,這個後果是不堪設想的,最嚴重的後果就是神將人的性命連同一切都一次而永遠地交與撒但,永生永世不得赦免,這就意味著這個人成了撒但口中的食、手裡的玩偶,他從此與神再毫無關係。你們能不能想像到當初約伯被撒但試探的時候是一個什麼樣的慘狀?在神不允許它傷害約伯性命的情況下,約伯依然受了很大的苦。更何況一個被完全交給撒但的人、一個被撒但完全掌控的人,一個完全失去了神的眷顧與神的憐憫、失去了造物主的主宰、一個被剝奪了敬拜造物主的權利、一個被剝奪了作神主宰之下的受造之物的權利、一個與造物的主完全脫離了關係的人將要受的撒但的摧殘不是更難以想像嗎?撒但對約伯的殘害是人的肉眼能看得見的,但是如果神把一個人的性命都交給撒但……被污鬼、邪靈佔據、附體等等,這就是被神交給撒但之後某一部分人的結局與下場。外表看,當初對主耶穌挖苦、毀謗、定罪、褻瀆的那些人他們沒有承擔任何的後果,但事實上神對任何的事都有一個處理的態度,對待各類人的結局神並不是都用明確的話語告訴人,有的時候神不直接說,而是直接作事,不說不代表沒有結果,也可能這個結果更嚴重。外表上看神並沒對有些人說話表明神的態度,其實神心裡早已不想搭理他了,不想再看到他了,因著他的所做所行、因著他的本性實質,神只想讓他從神的眼目中消失,直接把他交給撒但,把他的靈、魂、體都交給撒但,讓撒但隨便作,可見神對這個人恨惡到什麼程度,厭憎到什麼程度。一個人觸怒了神,甚至讓神不想再見到他,讓神對他徹底地放棄,以至於到了神都不想去親自處理這個人的地步,到了交給撒但讓撒但隨意去作,讓撒但控制、吞吃、任意對待的程度,這個人就徹底完了,他做人的資格就被永遠地取消了,他做受造之物的資格也就到了盡頭。這是不是最重的懲罰呢?」(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從這些話中我明白了,原來那些有意攻擊、毀謗、褻瀆神的人,神對他們的懲罰方式也有所不同。有的人是事實臨及的懲罰,是我們人肉眼就能看得到的,如:猶大賣主後是肚子崩裂而死,這是當時的人就能看到神對他的懲罰;有的是話語咒詛伴隨著神的怒氣,被擱置的一種處理,而這種處理比事實臨濟的懲罰更嚴重。一方面,神將他們的靈、魂、體都交給撒但,讓撒但隨意控制、踐踏、吞吃、玩弄。像有的人被邪靈附體,呆傻瘋癲,邪靈可以任意踐踏毀壞他們的肉體,而且死後靈魂還得下地獄受懲罰,他們永遠不得再超生。另一方面,神要親自在其身上作事,讓其為神的工作效力。就如保羅開始是褻瀆、毀謗、定罪主耶穌,還大肆抓捕主的門徒,結果被大光擊倒眼睛失明,保羅仆倒在地被主征服後,最後為主傳道效力,這是神對保羅的特殊處理。我們從神的話中看到,神對待褻瀆、毀謗神的人是有處理原則的,不是聽而不聞,視而不見,而是有具體的對待法。在外表看,雖然當初法利賽人對主耶穌挖苦、毀謗、定罪、褻瀆,神也對他們發出了咒詛之語,在人看他們當時好像沒有承擔任何的後果,但事實上,神對他們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褻瀆神的罪是今生来世都不得赦免的,他們被神取消做人的資格徹底與造物主無關無份了,這樣的懲罰是任何人都無法承受的!當初約伯在神不允許撒但要他性命的情況下,被撒但殘害,还受了那麼大的痛苦折磨,如果一個褻瀆神的人被完全交給撒但,丝毫沒有神的看顧、保守,那樣的結局會是怎樣的淒慘呢!這是我們難以想像得到的。可見,法利賽人受到的懲罰是比人能看到的懲罰更為嚴重啊!這回我終於明白了神是怎樣兌現「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的了。  

   另外,神對法利賽人的定罪、咒詛,讓我感受到神公義威嚴的性情真的不容人觸犯啊!法利賽人事奉神卻抵擋定罪道成肉身的神,遭到了神的惩罚、咒詛,這血的教訓是對我的警戒,更值得我吸取啊!回想耶穌在傳道作工期間,發表了許多真理,顯了很多神蹟奇事,並賜給人豐富的恩典。主耶穌的說話作工震驚了猶太教,甚至轟動了整個猶太國,許多人紛紛跟隨了主耶穌。而那些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是看在眼裡、恨在心上,他們心裡很清楚,如果主耶穌繼續這樣作下去,猶太教的信徒都會去跟隨主耶穌的,整個猶太教就會分裂、瓦解了。所以他們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就疯狂定罪、造謠陷害主耶穌,竭力攔阻信徒跟隨主耶穌,甚至明知道主耶穌的話有權柄、有能力,但因著他們仇恨真理的本性,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把主耶穌當成一個普通的人随意对待,論斷主耶穌说僭妄的话,還極力亵渎說主耶穌是被別西卜附的,是靠鬼王趕鬼。最終聯合政府把主耶穌定在了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法利賽人在盼望彌賽亞到来的同時,卻在棄絕、毀謗、褻瀆主耶穌的作工,這很值得我們反省啊!我們正處在末世的末了時期,面臨的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就想啊!當主再來作工的時候,我们真能認識他嗎?經上說:誰曾測度耶和華的心(或作:誰曾指示耶和華的靈),或做他的謀士指教他呢?(賽40:13)神的作工是我們人測度不透的,神也不可能按着我們人的觀念想像來作工,當主再來的作工說話與我們的觀念想像不一樣時,真能保證自己不隨意論斷、不說褻瀆、毀謗神的話嗎?真能保證自己不走法利賽人的道路嗎?那我們該怎樣對待才蒙神稱許呢?我不由得想到經上說:「謹守口的,得保生命;大張嘴的,必致敗亡。」(箴13:3)和主耶穌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3)

                                                                                                                                                                        心志


你知道要防備「法利賽人的酵」嗎?

我们信神最基本該掌握的有哪些呢?也許有的弟兄姊妹會說「為主跑路、花費、多作工、多奉獻、按時聚會、按點查經、包容忍耐、愛仇敵」等等,我们每个人都能說出很多。其實主耶穌對我们的要求還有一條最關鍵的,也是決定我们能否被神認可,信神是否成功的關鍵所在。

聖經路加福音中記載:「你們要防備法利賽人的酵,就是假冒為善。」(路12:1)馬太福音也記載說:「門徒這才曉得他說的不是叫他們防備餅的酵,乃是防備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的教訓。」(太16:12)從中看到這是主對我們的叮囑,也是我們所應該要掌握的。也就是說我們對此有分辨、不受迷惑了,我們信神就容易成功,否則我們信神也必會被神厭棄。那麼在我們現實生活中,應當怎麼分辨法利賽人假冒為善的教訓呢?又該如何防備呢?我們需要掌握哪些具體原則呢?

首先我們先來查看幾節經文,在馬太福音15章3-9節中,主耶穌曾揭露法利賽人說:「你們為什麼因著你們的遺傳犯神的誡命呢?神說:『當孝敬父母。』又說:『咒罵父母的,必治死他。』你們倒說:『無論何人對父母說,我所當奉給你的已經作了供獻,他就可以不孝敬父母。』這就是你們藉著遺傳,廢了神的誡命。假冒為善的人哪,以賽亞指著你們說的預言是不錯的。他說:『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我們可以看見,當時的猶太法利賽人雖然站在宗教領袖的地位上,外表上也在事奉耶和華神,常常在會堂裡給人講解聖經,但實質上,他們絲毫不敬畏神,他們心裡並沒有神的道,也不遵守神的誡命,他們用許多人意觀念、規條遺傳、知識道理來代替神的律法誡命,來廢棄神的話語,取代神對人真實的心意與要求,公然與神為敵,結果讓整個猶太教都偏離了神的道,信神也是枉然。

我們再看馬太福音23章23-24節,主耶穌定罪法利賽人的話:「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薄荷、茴香、芹菜獻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反倒不行了。這更重的是你們當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你們這瞎眼領路的,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你們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顯出公義來,裡面卻裝滿了假善和不法的事。」(太23:27-28)從這裡我們看到,主耶穌定罪法利賽人是「假冒為善」的,因為他們在人面前偽裝得很敬虔,故意在十字路口和會堂禱告,施捨的時候故意讓人看見,他們在衣服襚子上寫滿經文,還有薄荷、茴香、芹菜他們都會獻上十分之一,等等。他們在一些細節小事上做的很好,歷代拘守這些規矩,卻並不追求進入神話語的實際,活出敬畏神之人完全正直的人性所是。神頒布律法誡命的心意與宗旨,法利賽人沒有遵守,也沒有帶領以色列人去認識神的心意,反而是用一些外表規條的實行取代了神對人的要求。他們用外表假象蒙蔽了人的心,迷惑人、牢籠人,樹立自己,讓人崇拜,都是為了經營、鞏固他們的地位與飯碗,結果被主耶穌定罪、恨惡。

那麼,對照我們現在,當今的宗教界流行的諸多說法中,法利賽人的教訓是否很多呢?用出於人意的理論來取代真理、取代神的心意。我們悉心揣摩、留心考察,必會得著答案。

如今宗教界最流行的一種觀點,也是所有牧師長老最推崇的保羅的名言——記載:「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苦難,做傳道的工夫,盡你的職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後4:5-8)我們都認為這是純正的道理,因為這話記在聖經裡面所以我們就當作純真的道理來遵守。我們認為勞苦作工,各處人為主作工、為主傳道、忍受苦難,理所當然該得賞賜、該得公義的冠冕,也合乎按勞分配的制度,所以,就理所當然地按著這話去實行、去領受。而許多牧師長老更是以此作為自己事奉的目標與動力,竭力推崇,一心追求。可是,當我們細細考察主耶穌的話,就不難發現,保羅這句名言,雖然深受牧師長老的青睞,但卻正是與神的心意要求相違背的。不妨我們來看主耶穌說過的話你們誰有僕人耕地或是放羊,從田裡回來,就對他說『你快來坐下吃飯』呢?豈不對他說『你給我預備晚飯,束上帶子伺候我,等我吃喝完了,你才可以吃喝』嗎?僕人照所吩咐的去做,主人還謝謝他嗎?這樣,你們做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只當說:『我們是無用的僕人,所做的本是我們應分做的。』」(路17:7-10)從主耶穌的話裡我們看到,神的心意是希望我們作工能站在奴僕的地位上,把神的託付當成受造之物的本分來完成,不要向神求什麼,因為我們本是塵土,本是受造之物,本是無用的器皿,我們如此渺小卑賤,所盡的功用本來就不值一提,不能為神做什麼,我們沒有資格向神邀功求賞。神創造天地萬物,賜給人生命氣息,無論我們為福音、為教會什麼,都還報不盡神對我們的生命供應、神對我們的愛。神要求人具備這樣的良心理智,正是我們在神面前該有的敬畏神的態度。可是,如今宗教界裡,牧師長老幾乎對主耶穌的這番心意緘口不言、絕口不談,而是極力宣揚保羅的話來帶領人、教導人,用保羅的話來取代主耶穌的話,用保羅的追求觀點來代替主的心意還有對人的要求,這難道不是「藉著遺傳,廢了神的誡命」「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嗎?這不正是「法利賽人的教訓」「法利賽人的酵」嗎?這些我們是否有所覺察,是否曾加以分辨、加以防備呢?

如今宗教界還特別注重講「信而得救」,聖經中記載說:「你若口裡認耶穌為主,心裡信神叫他從死裡復活,就必得救。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9-10)這句話成為許多牧師長老宣教佈道時的信條,因此也成為許多信徒心目中進天國、得永生的「保障」。可是,當我們細讀聖經中主耶穌的話就會發現,保羅的觀點與主耶穌對人的要求相差甚遠。在馬太福音7章21節-23節中,主耶穌明確地告訴我們:「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從中看到,我們僅僅是口裡承認主、心裡相信主,還遠遠達不到進天國、得永生的標準;惟獨遵行天父旨意,才能進天國,才是真正的信神。若我們光注重作工卻不實行主的話,就會憑己意作工偏離主的道,我們想進天國,就當尋求怎樣才能達到遵行天父的旨意,經歷主的話、實行主的話、活出主的話,這才是信神的真實涵義。可是,我們在所有宗教牧師的宣講中,很少聽到或看到他們按照主耶穌的話去領受、去追求、去帶領弟兄姊妹,而是用人都好接受的、合乎人觀念的保羅的話來作為信條,這很明顯地又是在「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藉著遺傳,廢了神的誡命」。法利賽人的酵,偏離主道,就是這樣迷惑人。

如今的宗教界還進入了一種境地,牧師長老雖然特別注重講謙卑、愛心、忍耐,但是追求謙卑、愛心、忍耐的初衷卻帶著存心目的。就是說,如果人的謙卑、愛心、忍耐是為追求讓人看見、讓人欣賞、讓人崇拜、讓神賞識,以此來樹立自己的形象,穩固自己的地位,那這個謙卑、愛心、忍耐就不是在真正實行主的話、經歷主的話、遵行主的道。主耶穌說:「但你們不要受拉比的稱呼,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夫子,你們都是弟兄。也不要稱呼地上的人為父,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也不要受師尊的稱呼,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師尊,就是基督。」(太23:8-10)從主耶穌的話中看到,今天值得讓我們敬拜、仰望的只有神,我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沒有資格享受別人的崇拜與仰望,若是追求這些,就是超越了自己的身分與實質,並且也是與神爭奪地位的表現。可見,如果們實行謙卑、愛心、忍耐不是為達到見證神的果效,反倒是求個人的威望、形象,那這些謙卑、愛心、忍耐豈不正是法利賽人的酵——假冒為善嗎?當年的猶太法利賽人每月按時獻上十分之一,嚴格守著律法上所規定的條例,可他們這樣做的目的並不是真為了敬拜耶和華、遵行神的道,而是在展示自己的虔誠與屬靈,以標示自己宗教領袖的地位身分。神頒布的律法,他們並不理睬,也不實行。對照如今的宗教界,是否也不乏這樣的現象呢?宗教領袖雖然口口聲聲講愛心奉獻、謙卑忍耐,好像在實行主的話,但他們卻受了人不該受的稱呼,站了人不該得的地位,如牧師與家人被稱師尊、師母,領袖階層論資排輩地站地位,都是司空見慣的事,儘管這明顯違背了主耶穌的教訓,但很多信徒都習以為常,可見,法利賽人的酵的確是迷惑力不小。

……

從中看到,「要防備法利賽人的酵」——主耶穌的話包含的真理太值得我們尋求!這關係到我們與神的關係,還有我們信神所走的道路。要得著神真實的救恩,防備法利賽人的酵太關鍵!願神多多開啟,讓我們更實際地明白他的心意,早日進入信神的正軌!

                                                                                                                                                         幡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